《鬥陣特攻》

讓作家 Christie Golden 來帶你一窺《鬥陣特攻》全新短篇故事的幕後祕辛

讓作家 Christie Golden 來帶你一窺《鬥陣特攻》全新短篇故事的幕後祕辛

作家 Christie Golden 雖然閱歷無數,探索過許多奇幻世界並且擁有超過五十本小說的著作,卻還是對《鬥陣特攻》的遊戲宇宙情有獨鍾。

「玩家可以在這款遊戲中找到歸屬感,我很喜歡這點。」她說道。「所有玩家不分文化、外表或信仰,都可以跟彼此一起慶祝並紀念種種美好。合作無間的團隊、堅不可摧的友誼、尊重包容的羈絆,玩家們彼此之間就像是一個大家庭。我一直以來都相信,人們彼此之間的共通點遠多於隔閡。」

這樣的友誼、羈絆和連繫正是她想要透過《一磚一瓦》這個短篇故事傳達的道理,故事劇情會帶領讀者踏上同理與接納的旅程,並隨著《鬥陣特攻》的硬化光粒建築師莎提雅「辛梅塔」法斯瓦尼一起展開冒險。我們這次邀請到《一磚一瓦》的作者 Golden 與我們分享寫作的種種、探索《鬥陣特攻》遊戲宇宙的旅程,以及沐浴在虹光之中精神充滿的感覺。


先來談談妳自己和妳的寫作過程吧。跟《爐石戰記》、《魔獸世界》和《星海爭霸》比起來,替《鬥陣特攻》遊戲宇宙寫作的感覺如何?

我擔任職業作家已經有將近三十年的時間,我的每部著作幾乎都是特別針對某個 IP(智慧財產權,或稱系列作品)所寫的。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我的著作已經涉及多達十三個 IP 了!我很習慣探索自己原本不熟悉的世界觀,並從中找到能夠跟我產生共鳴的元素。對我來說,這種感覺就好像遇到一棟建築物,然後找到註定為我而開的那道門。

 

妳最喜歡創作的故事元素是什麼?

我向來喜歡安排人物對話和塑造角色性格。我年輕的時候曾經想要當個女演員,所以我對於對話這個領域有著一定的敏感度,這對我的創作過程幫助很大。從既有作品延伸出來的小說,其讀者對於角色人物的聲音語調和用字遣詞風格都相當熟悉,如果有弄不對的地方,隨時都可以跟對方討教!不過,如果是動作和敘述方面的內容,就只能靠自己去摸索,才有辦法寫出合理的情節。以我目前的狀況來說,我很喜歡替各種動畫影片編寫劇本,因為這是我的強項。我可以把動作和敘述方面的事情,留給影片的導演和美術設計師去處理!

 

遊戲角色的故事背景會因為暴雪《鬥陣特攻》團隊的遊戲設計師而有所擴展,妳在寫作時如何處理這種狀況?

在創作延伸作品的時候,我都會親自動手實作看看;像是我的第一本小說《迷霧吸血鬼》,就是 TSR 旗下遊戲的「瑞文羅夫特」這個場景的故事開端。我覺得自己還挺幸運的,能夠在職涯剛開始的時候就負責這種作品;除了跟我共事的編輯之外,還有其他許多人也都對我的作品相當感興趣。在撰寫原創小說的時候,出版商必須要配合的書籍。但如果是延伸小說,那麼我和出版商都必須配合書籍的 IP。遊戲這種東西規模很大,需要許多人一起合作才能打造出來。遊戲無時無刻都在變化演進。我在小說中努力營造出來的酷炫角色,在實際遊戲中可能會變成路人……也可能會被殺掉,甚至是直接被玩家遺忘。不過這樣其實也有好處,那就是玩家可以感受沙盒式的奇幻體驗,並且跟其他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玩。我非常喜歡這一點。

 

妳在寫作的時候,通常都是怎麼開頭的?妳會透過某些來源尋找靈感然後直接開始嗎?還是妳會先擬定出大概的架構和主軸?

在撰寫延伸作品的時候,想法和創意幾乎每次都是遊戲公司提供的,但是暴雪不一樣,他們願意傾聽我的意見和聲音。我在還沒被正式聘用的時候,就已經在暴雪找到了像家一樣的歸屬感;決定好主題之後,遊戲團隊還會針對故事劇情的進展方式跟我反覆討論好幾遍。接著,身為作家的我會再把大家的想法統整起來,並擬出大概的故事架構。遊戲團隊會負責檢查,也會提供實質的意見回饋讓我參考,然後不斷修改到所有人都滿意為止。接著,我會開始撰寫故事的草稿,然後在這樣的過程中不斷尋求他人的意見回饋並做出對應的調整。

 

如果妳可以針對《鬥陣特攻》遊戲宇宙的任何角色或事件創作一篇故事,妳的目標會是什麼?

我最喜歡的角色和城市分別是閃光和倫敦,所以我想要創作有關閃光和倫敦的故事,可惜已經有《倫敦崛起》這本小說捷足先登了!除了閃光之外,我也很喜歡艾西、慈悲和炸彈鼠(當然還有辛梅塔)。我希望能有機會把這三個角色湊在一起,讓他們成為彼此的隊友。我的意思是……他們三個真的有辦法合作嗎?到時候一定會很有趣!

 

我們來討論一下《一磚一瓦》, 奧蘿拉和這個角色的故事是由妳創作的嗎?

我在受邀創作《一磚一瓦》這本書以前,奧蘿拉感人肺腑的故事就已經在製作階段了。 初步的想法很棒,而且這樣的點子從頭到尾幾乎沒有什麼變化:維旭卡企業不小心損壞了智械族的珍貴雕像,莎提雅(也就是辛梅塔)必須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。奧蘿拉的故事相當淒美。光是聽別人講述內容,我就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更進一步認識這個角色,莎提雅也跟我一樣,為她深深著迷。莎提雅答應要深入了解奧蘿拉和智械族的信仰,於是她便開始與禪亞塔彼此分享這個世界的真理,並以對等的身分認識彼此。

 

辛梅塔和禪亞塔這兩個人物跟《鬥陣特攻》的其他遊戲角色相比,故事劇情方面的著墨相對有限。妳在創作他們兩人的故事時,採用了什麼樣的方式?

我有先去了解這兩個角色現有的一切相關資訊,也有跟遊戲團隊的幾個成員請益討教,並與其他同樣替遊戲角色創作過的作家互相交流討論。此外,我還有藉由這篇故事所要傳達的理念來塑造這兩個角色的形象,並傳達出兩個人建議感情時的那種第三類「能量」。我的創作是否成功,跟故事角色的塑造之間似乎有著某種程度的關聯。比方說,我腦海裡有時候會突然閃過一段對話台詞或人物動作。針對熟悉的角色進行寫作,其難度比較高,過程也大不相同;但是能夠在早期階段就幫忙塑造這些角色的性格,卻也令我感到相當有創作的動力。我喜歡做功課。即便我對於遊戲世界沒有到十分熟悉,還是會希望能夠呈現出可以讓玩家感到滿意的作品。我對於印度的寺廟建築結構進行了大量研究,也參考了許多當地的信仰和祭祀方式等相關資料。

 

辛梅塔這個角色有自閉症傾向,能夠跟《鬥陣特攻》遊戲社群的許多玩家產生共鳴;妳在塑造這個角色的形象時,採用了什麼樣的手法?

塑造有自閉症傾向的角色,是一項艱鉅的重責大任。我必須要把辛梅塔塑造得足夠真實、有趣、有能力,且最重要的是她在故事中的形象必須生動活潑。有關自閉症類群障礙(ASD)的研究在近幾年有突破性進展,大家更勇於討論這件事情,因此玩家跟這類人應該或多或少都有過接觸。辛梅塔原本就已經有十分鮮明的角色性格,例如:她不喜歡混亂。我針對 ASD 的相關病徵進行了更多研究,但卻發現並沒有所謂的「典型」症狀。 罹患自閉症類群障礙的人跟我們一樣,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。追根究柢,大家最想要、最需要的還是平等的互相尊重。我們不想要被貼上標籤,或者因為社會期待而遭受異樣眼光。我們希望能夠被聽見、被看見、被重視、被愛,我們希望能夠做最真實的自己。我們都值得被這樣對待。

 

《一磚一瓦》這部作品讓妳最有「共鳴」的地方是什麼?妳有沒有直接從人生中擷取靈感進行創作?

我對於她的創造力有很大的共鳴,我欣賞她的舞蹈(或者說她的移動方式與傳統舞步);她這個角色非常厲害,靠編織光粒的方式就能夠憑空製造出物質。我們通常都會把心靈和肉體區分開來,因此能夠看見故事中的角色人物把這兩者互相結合起來,真的會讓人很感動。我曾經嘗試過把寺廟生活的那種節奏融入自己的生活當中,雖然最後結果失敗了,但是每當我一邊思考困難的問題,一邊站起來走走路、點根蠟燭或停下腳步深呼吸的時候,感覺心情都能夠變得更好、更平穩。就某種程度來說,我在創作這篇故事的過程中,莎提雅啟發了我,讓我願意主動去幫助身旁的人、在人際關係發生摩擦的時候想辦法找到解決之道,並不斷去認知理解其他人的思考方式和感受。畢竟……我們平等共存。


敬請閱讀由 Christie Golden 執筆的《鬥陣特攻》全新短篇故事《一磚一瓦》,深入了解辛梅塔的冒險旅程。閱讀完畢之後,接著再登入遊戲;即日起至 12 月 1 日止,參加辛梅塔的修復大挑戰並恢復戰場的秩序,只要贏得對戰並收看《鬥陣特攻》的 Twitch

實況台,就能收集「修復者」辛梅塔等全新獎勵。

下一篇文章

重要消息